第3届辉选知青文学奖获奖感言


第3届辉选知青文学奖获奖感言

(2019年12月29日)

 

庄南燕获奖感言

1.感谢死去的这位知青大姐。她自己处决了生命,为我们留下一个拷问社会的惊叹号。

2.感谢当年的《厦门文学》在春池的主持下组织了那次“知青作文”。没有那个机会,这一往事不可能广为传播。

3.感谢那个年代宽松的政治气候,放在如今,它只能胎死腹中。

4.一条生命的不正常死亡能够让同命者泣不成声,也让旁观者泪流满面。证明人类的是有同样的悲悯之心,这就是人道主义,这就是普世价值。

5.更令人哀痛的是故事后面的故事。

6.有留言说“这是一个瞎编的故事”。我回应:打口水仗争论没有兴趣,一个事件真实到让人以为虚假,可见事实是多么的黑暗。

 

许永惠获奖感言

实在没想到,拙作《金门三题》获奖。这篇散文,凝聚我太多的被撕裂的情感和心灵,我一生的泪水,还有血,沉淀在这篇散文。我这个人,缺少自信,这篇散文写出来后,得到作家的肯定与赞誉,我不敢相信,文学沙龙的不少兄弟姐妹也给予说好,我还是不敢相信。获得这个奖,我的心还不太踏实。但,我非常安慰了,相信我父亲我母亲如果还健在,一定为我高兴。知青兄弟姐妹如此抬爱,我非常感谢!这是我第二次获辉选知青文学奖,当然要感谢李辉选先生。这是我这辈子最难得最珍贵的嘉奖,当倍加珍惜!遗憾我无法亲临致谢,只好在异乡向你们鞠躬了。

 

江为群获奖感言

记得那年第一届辉选知青文学奖颁发也是在思图八楼,气氛热烈,喧闹中有位文学沙龙老大哥大声评论:山寨评奖仪式!他说的太对了,就是山寨!

说到获奖,本人记忆中为数极少,没做到三好学生,没当上学什么著作的积极分子,下乡劳动不够卖力,就业后吏没有什么突出贡献,所有奖项基本都是躲着我走,但是真的获得过体育彩票五等奖甚至四等奖,国家级的,不吹牛!

阿Q正传里,赵太爷极为轻蔑地对阿Q说:你也配姓赵?我对自己说,江老汉,你也配获奖?但是我真的获奖了,所以,我会记一辈子。

感谢热心侠义又深怀知青情结的李辉选先生。李嘉诚太远,远在天边,李辉选很近,近在眼前,感谢知青文化活动领头人谢春池!还有众多知青兄弟姐妹!

 

冯岚获奖感言

《非常记忆》获奖,内心五味杂陈,意外、愧疚、感恩,当然也有一些喜悦涌上心头,真不知从何说起。

我相信每个人都有梦想,都有初心。我的梦想和初心就是写一本关于我和我生活时代的书。梦在心中,一拖再拖,仍然是个梦。直到后来因病休息在家,一个偶然的机会,参加厦门知青文学沙龙,终于重拾旧梦,开始断断续续,马拉松式的写作。

我的记忆是从那个特殊年代开始,绕过那个年代,便是白纸一张,所以写作绕不开那个年代重要的历史时期。写什么,怎么写,困扰着我。写作进行的并不顺利,几次推倒重来,总是在失望和希望中坚持,在病痛与快乐中继续;如小牛拉大车艰难向前,丝毫没有一气呵成的快感。

这次获奖,仍然是厦门知青文学沙龙对我的一次肯定和鼓励,我会克服一切领导成为,有始有终讨好一个属于我,也属于那个年代的故事。

 

黄汉忠获奖感言

拙作《七月冰心》写于1995年,很早了,是一代人在地火中青春春沉抑的心声,亦是上山下乡岁月集体生命苦度的真实记忆。

有道是“尊史为经”。很欣慰,这些声音的文字能留下,在当下尚能得到尊敬的评委、以及知青朋友们的认可,我十分感激。其实获奖反倒让我内心满是愧疚,本来我理应为我们这代人——我的知青兄弟姐妹们留下一些耐得压力,对得起真善美的文字才对,“无端风雨误芳时”(王辛笛《昔今》1978),但我没能。也已经不能了。

新的一年就在眼前,在此祝愿大家新年健康、快乐!

 

汪锦星获奖感言

12月9日晚,有朋友发信息说我写的《倒流记》获第三届辉选知青文学奖,颇感意外!在职时虽然我工作还算努力,但很少获奖。退休后更不会想到获奖这类事,特别是文学奖。因为我不是作家,只是在厦门知青文学沙龙的熏陶下写些杂文,权当日常消遣,并不懂得真正的文学内涵,也不懂得写作的技巧。

得了这个奖虽感意外、惶恐,但也欣慰。因为这将会使更多人去关注《倒流记》里那段另类知青的畸型岁月,并由此了解到七十年代厦门曾经有过的一些工厂街景和文化现象。这让我所花费的时间与精力显得更有价值。

感谢李辉选先生、厦门知青文化活动组委会和各位初选和终审评委,让我有幸登上这庄严典雅的文学奖殿堂!

 

陈安琪获奖感言

厦门知青文化活动组委会已经举办了两届辉选知青文学奖,让我未曾料到的是,今年这一届,我的诗作《凋谢在最美的年华》竟然获奖了!凭什么我的诗作会获奖?我反复问自己,唯一能说服我的理由是:这首诗敢于回顾知青之殇,用诗歌的形式“回放”了两位处于生命中最美好年华女知青的不幸遭遇,折射出那个年代知青群体的苦难,从而引发了广泛且强烈的共鸣。

文学最重要的价值就在于它的纪实性与批判性。我的那首诗之所以能得到众多读者的赏识,能激起诸多知青的反响,也在于它以文学的形式对那个年代的那场颠覆一代人生命轨迹的上山下乡运动及知青的命运,作了真实的揭示和发自内心的拷问与长叹!

 

刘黎辉获奖感言

把我的文章《和青春有关的日子》评为获奖作品,令我很意外,很不安,因为厦门知青文学作品很多,优秀作品很多。我的文章只不过是百花丛中的一朵小花。

知青生活尽管已经过去五十年,但有些事我们还记得,清楚地记得那些和自己青春有关的生活,记得在那些知青岁月发生的事情。不论在哪个时期,生活总有酸甜苦辣。我们一直朝前看,坚强地活着,乐观地活着。虽然,我们知青已经老矣,把自己生命余下的日子过得愉快一些,是眼下最大的事。

 

陈秀芹获奖感言

首先要感谢评委们,把这个辉选知青文学奖颁发于我。再者,要感谢李辉选先生,他在事业有成后,尊重文化,热心公益。连续赞助我们知青文学奖,在此向李辉选先生表示由衷的谢意。

我这一辈子,插队落户虽然只占几年时间,却打下了终身的烙印——知青。近年来我以第二故乡茶地镇高屋村为素材,写过几篇散文随笔,其中一篇《茶地那个镇》这次获奖。2018年世界读书日,许多知青同伴陪我,翻山越岭到我下乡的茶地高屋,当我把个人文集《高屋的爱情》,送到村里第三代第四代手上时,同伴们感慨地说,“传承,这就是文化的传承!”

 “文学就像炉中火,我们从别人那里借来火种,然后点亮自己,再去温暖他人。”把法国大文学家伏尔泰这句名言,送给热爱文学的知青同伴们。

01.jpg

注:本文转载自集大印刷厂,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