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那件知青棉衣(“虎皮”)-- ·欣欣·


再说那件知青棉衣(“虎皮”)

    ·欣欣·

1228日这场大型书画摄影展开幕前,有知青歌曲快闪,有书画作品快闪,还有知青棉衣(“虎皮”)快闪。   于是同伴何碧云想起2011年,我为这件“虎皮”写的短文,于是我把这篇短文找了出来。(该文原载《厦门日报》2011125)

但这件知青棉衣(虎皮),毕竟多年没用了,昨晚21点多接到“洗虎皮”任务,何碧云立马下楼拦车,在洗衣店22点下班前几分钟赶到……! 加急洗,加急费用。今天晚上终于把洗好的棉衣取回来了,明早将送到展览处。

我们就是这样一个知青群体,这样一个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的群体,否则一邦年纪七旬上下的老头老太,何以能办出一场厦门今年动静最大的艺术展,谈何容易!

微信图片_20191227222503.jpg

附:

一件42年前的棉大衣

陈秀芹


但凡从那个年代过来的都记得,上世纪60年代末,厦门知青上山下乡时,多数人都有一件土黄色的棉大衣,大家戏称为虎皮
      当时厦门有二万多知青到闽西三县永定上杭武平插队落户,土黄色棉大衣少说也有一万多件,然而40多年后,几经寻找,在厦门已难觅其踪影。
      近日,厦门知青组织到三四百公里外的武平乡村游,不经意间却见到了这样的棉大衣!
      事情还得从42年前说起,家在武平县东留镇背寨村的周文根家里,安排住进了8个厦门知青,其中就包括吴碧辉、吴德志姐弟俩。初来乍到,这些城里来的年轻人对山区的生活、生产和气候等等都没适应,日子过得很艰辛。出生于50年代前期的周文根年龄与厦门知青相仿,他在村里务农也兼做赤脚医生,对厦门知青倾注了很大热情,他教他们犁田耙地,插秧劈坎,有时还送些柴火给知青。
      那个年代物资匮乏,但厦门家中寄来的肉松等好东西,知青们舍得送给周文根。几十年过去了,周文根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说这么好的食品啊,我们山里人见都没见过,至今想起仍余香留齿。
      1969年冬季的一天,为了迎接来背寨村检查工作的县革委会副主任,队里准备了一场文艺演出,周文根要演唱京剧《智取威虎山》里少剑波的一段唱,需要一件棉大衣,便和知青们商量,于是他穿着个头与自己相当的知青吴德志的这件棉大衣,上台演唱了我们是工农子弟兵……”。这个快乐的场景,给周文根一辈子留下美好的回忆。
      几年后吴碧辉吴德志姐弟相继回到厦门工作,这件棉大衣留给周文根作纪念。
      20111020日晚,参加武平乡村游的厦门知青与武平文化界老朋友还有几十位初中学生一起举办文学沙龙,主题是武平情结和写作。其间周文根深情回忆了上述那段历史,告知他还珍藏着这件棉大衣,全场一片感叹声,反应敏捷的谢春池立刻接茬,这棉大衣我们踏破铁鞋无处觅,今天居然在您这找到!您能否物归原主,还给我们厦门知青,我们给您一定补偿。周文根迟疑了一秒钟,当场答应了。全场响起一阵掌声。
      第三天中午,厦门知青100多人即将离开武平,周文根带着那件棉大衣赶来了。棉大衣!我们这一代人相当熟悉的那张曾经抵寒抗冷的虎皮!这一刻,许多人眼里涌出了泪花……
      一件棉大衣,记录了厦门知青一段艰辛的岁月;一件棉大衣,记载了厦门知青与闽西红土地群众的深厚感情。一件棉大衣是一段历史,我们书写历史,历史中有我们。
      恋恋不舍的周文根当场再次穿上棉大衣,即兴唱起我们是工农子弟兵,来到深山……”,全场知青为之热烈鼓掌。
      随后,周文根和厦门知青一起乘坐大巴来到厦门,一则是与厦门知青文化活动组委会办理棉大衣交接仪式,厦门知青补偿他一千元;则是要去看望40多年前的房客姐姐吴碧辉,而弟弟吴德志,棉大衣的原主人,已于前几年病逝,物是人非,令人嘘唏……但山与海的情谊,还在延续。

(原载《厦门日报》2011125日)



注:本文转载自陈秀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