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帼:红月亮   


红月亮

苏帼


  那一年的中秋之夜很特别,是我独自一人,在农家乐一个临水的观景台上度过的。留守家中的我其实早有打算,只想趁此机会,在八月十五的夜晚,让自己置身事外,一个人清清静静地看一回月亮。最期待的是,能否有幸邂逅,令我寻觅等待多年、只听说而没见过的那轮红月亮。

  已记不清,家乡的农家乐是哪一年兴起的,只记得,某一个秋日黄昏的一次漫步,偶然的一个抬头,发现了曲折的山路边的树枝上,高高挂着的红灯笼,一个接一个,绵延不尽。出于好奇,一路追踪,终于把我引到了山脚下,涧水旁,一个十分幽静的地方。一圈围篱把两间粉墙黛瓦的房舍合抱其中,院内二三疏竹散漫点缀,墙角边一树金桂开得轰轰烈烈。两棵枝干虬劲的古栗树巨大的树冠下,散落着几组石台石凳。院内鹅卵石小径边,着地支着的一块长方形木板上,“××农家乐”几个大字依稀可辨。当时还不知道,农家乐是个什么场所,但看那架势应该是对外营业的。

  没过多久,沿虞山山麓,一家接一家的农家乐,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冒了出来,一串串掩隐在苍翠间的红灯笼,一日多似一日。当地村民各自利用自家房前屋后的地理优势,有的借屋前一涧清流,几棵古树,在草地上摆上几张桌椅,便可招揽生意。有的索性在门前水塘临波挑出一方平台,铺上木板,围上栏杆,放上几组卡座,什么都无需装点,人在山水间,一年四季,清晨黄昏自有看不尽的风景。也有喜欢舞文弄墨的主人,在客厅挂上精心挑选的字画轴对,条桌上古旧书籍、文房四宝一应俱全。室内芝兰暗香浮动,窗外竹影摇曳,这样的地方,自然便成了文人墨客谈诗论经的雅集之所,主人往往不卖座,只为圈内朋友免费开放。

  常熟人历来喜欢喝茶消闲,农家乐寄情山水,回归自然,自然成了人们休闲的首选之地。

  为了能觅得一个赏月的理想位置,我提前数天就跟农家乐的老板朋友预约留座,当她听说,我要的是中秋晚间席位时,她哈哈笑了起来,说整个店都可归我,任由我坐呀、躺呀、唱呀、跳呀,翻跟斗都行,就是没人伺候。原来,那晚她也要过节,不营业。我口中应着没事,只要给我备下两瓶开水就行,心中不禁窃喜,在如此难得的清静之所看月亮,正是我求之不得的。

  到达那个亲水平台时,太阳刚刚落山。但天光还亮,仰头看天空,不见月亮。我取出自带的茶,注入主人给我备下的暖瓶里的沸水,透过明净的杯玻璃,看叶芽在水中悠悠沉浮,慢慢舒展,汤色渐浓。喝一口,神清气爽,唇齿留香。我执杯静坐,等待着月亮升空。水那边的一脉虞山,在渐渐褪去的天光中,慢慢由浅绿变为深绿进而黛色。晚风伴着唧唧的虫鸣声,裹着草木和桂子的清香扑面而来。正陶醉间,抬头看,一轮硕大无比深桔色半透明的玉盘,不知什么时候已悄然落在了对面的一处山脊上。

  红月亮!正是我苦苦寻觅的红月亮!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这种颜色、又如此之大的月亮。似乎近在咫尺,只要起身伸手就能够得着。随着它的不断攀升,红色在渐渐消褪,一会儿工夫,玉盘便出落得冰清玉洁。眼前的山水草木都被抹上了一层银色,似乎清晰,却又朦胧。不知什么时候,它又一头扎进了脚边的水塘,在水里发着晶莹的光泽,把水面映得通明。抬头看,冰轮依旧当空,一时间难辨哪个是真?哪个是幻?难怪再机灵的猴子们也会上当,不辞辛劳,倒挂着连接成串,意欲捞起水中那个发光的玩意儿。

  夜已深了,月光却愈发地皎洁,身上有了凉意,但依然舍不得离去。我将自己付于山水,交于月亮,让心和每一寸肌肤都尽情地沉浸在这溶溶月色中。今夜的月啊,我终于如愿以偿,见到了你另一番动人的妆容。回望身后月光下那一个又一个高高挑起、在晚风中飘动着的红灯笼,犹如天上的那轮红月亮,红红火火,充满着勃勃生机。


注:本文转载自江为群,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