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启农:临 琴 岛 梧 桐 许 府 有 感


临 琴 岛 梧 桐 许 府 有 感


                        文/董启农


梧  桐  玉  树  临  秋  风 ,


叶  茂  枝  繁  果  飞  冯 ;


有  凤  来  栖  崇  祿  府 ,


铮  铮  文  脉  韵  传  丰。


我于一年前所写发的美篇现重发:


鼓 浪 屿 叶 清 池 梧 桐 别 墅 印 象


         昨天,戊戌年第一场秋雨飘然而至,淅淅沥沥,闽南初秋的小雨虽不如北方“一阵秋雨一阵寒”,但也带来丝丝凉意,特别是给田野灌浆待熟的稻菽及时雨,农谚说:一滴秋雨一粒谷呵!傍晚我信步路过与鼓浪屿天主堂相邻的福建路58号老别墅。庭院里那株岛上最高大的老梧桐树雨后葱翠欲滴,更显枝繁叶茂,梧桐子正孕熟在金色果瓢里,待晚秋的疾风劲吹乘小飞船离开母树,飘泊四方,生根发芽……。儿时与顽童哥们常採拮拾捡碗豆般黄褐色小果实,剝开生吃或捧回家伴点盐炒着吃,当年食物匮乏,这香喷喷的梧桐子让小伙伴们吃得过瘾!甚至吃多了有点兴奋得昏头转向……原来这梧桐子入药,养胃理气,健脾消食,含有咖啡因,物极必反,吃多了当然有所不适反映!现在连岛上的龙眼等水果在树上熟透也没人去“偷採”,这不起眼的梧桐子更无人问津了!看到它成了马路保洁工清扫的垃圾,实在于心不忍!

        梧桐树也叫青桐、麻桐、中国梧桐,原产于华夏,属梧桐目、梧桐科落叶乔木。那上海和南京等城市著名的行道树俗称法国梧桐,当年引种自法兰西,其实是叶子似梧桐的三球悬钤木,美国产的叫一球悬钤木,英国杂交的叫二球悬铃木,属蔷薇目悬铃木科落叶乔木,和中国梧桐是完全不同科目的植物。众口成碑的“法国梧桐”确实是优秀的绿化行道树,但价值和用途与中国梧桐迥异,不可同日而语。

     梧桐树杆枝桠青滑,树高可达15米,叶片宽阔翠绿,炎夏摭荫招凉,寒冬叶落纳阳,婀娜多姿,落落大方。树干木料质轻而坚韧,可塑性强,共鸣特佳是古人制做古琴、古筝、琵琶等乐器的上等好材,鼓浪屿有制乐器的能工巧匠将其制成吉他、蔓陀铃或尤克里里,音质好极了!梧桐果实是治病良药……历来是古人推宠的风水宝树!大江南北的达官贵人豪宅庭院、园林花圃等常可见其倩影。“良禽择木而栖”,家有梧桐树,引来凤凰栖。据老友苏钟文先生介绍,这栋老别墅是他太曾外祖父,菲律宾爱国侨领叶清池(叶崇祿)先生于二十世纪初建成,原为三层歌特式屋顶欧式建筑,后屋顶坏损改成两层平顶。叶清池厦门狮山人氏,是清末民初闽南及南洋著名的捷字号商行、糖行、银行大老板,富可敌国,连厦门一百等中山路一带房产,白鹿洞至第一医院地界原来均属叶家产业(颐园)。乐善好施,功德无量,领头创办了厦门同文书院等教育、公益事业,获清廷颁授花翎道衔奖掖……1927年归天,享年81岁。这栋梧桐别墅也被称民间称为叶清池别墅。

         这里原长期住着闽南眼科名医许宝栋先生,令媛秀外慧中,夫君就是著名作家学者,福师大外文系毕业当福一中英语教师,现为港澳研究会会长的陈𣳇洱教授,原国务院港澳办常务副主任(正部级),当年为港澳回归祖国立下功勋!令尊是厦大名教授陈汝惠。大弟弟陈佐沂是浙大名教授,小弟弟陈佐湟曾是中央乐团首席指挥、国家大剧院首席指挥家,现在人民小学外墙校友荣誉榜上还有他的肖像,堂兄陈佳洱教授当过北大校长。陈家原住在港仔后原中山图书馆我家隔壁的老别墅里,陈老教授常到图书馆查阅古籍资料,与家父交流学问。我也常翻墙到他家玩,佐湟兄长我两岁,是我们的孩子头,带我们下港仔后海滩游泳戏水和上岩仔山西林打野仗。原籍上海的陈家兄弟很会读书又会玩,伯父又是大名鼎鼎的“中国的安徒生”童话大师陈伯吹,自然是当年我们这帮鼓浪屿孩子们的偶象,他们也将鼓浪屿当成自己的第二故乡。

福建路58号那栋梧桐老别墅里还住过艺术家,旅澳企业家蔡英杰先生,前年我拜访过他参予开发的位于布里斯班美丽的黄金海岸神仙湾的游艇豪宅。在许府梧桐别墅住过二十多年的他告诉我,那栋楼在福建路上下坡道,大门正对着马路,周边有天主堂和协和礼拜堂,另一个门对着鼓浪屿医院,傍边有太平间,有世俗人说此楼风水不好!可业主和居者们不仅平安无事还兴旺发达!儿时调皮的他与小伙伴捉迷藏甚至躲进太平间……有一回打野仗扔土丸,一只眼睛被土丸扔个正着,血流满面,眼底出血,差点瞎了!多亏许宝栋伯(鼓浪屿人称呼他许眼科)妙手回春,至今他那个眼睛视力还1.5!我伉侃他说是许府梧桐宝栋保佑他化险为夷,否则成独眼龙英杰,哪有如今的蔡帅哥大佬?哪有什么黄金海岸神仙湾和厦门世茂中心豪宅?福地福人居,信不信由你!哈哈!

宝栋别墅今犹在,梧桐依旧沐秋风。


注:本文转载自江为群,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