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青春东留住》作品选登】为的是这份情义--戴炎鸿


为的是这份情义

   戴炎鸿

 

我一次次地去武平东留,为的是知青的这份情义。

当年我插队上杭,所在的湖洋公社虽与武平县相邻,插队期间以及返厦后的几十年,却没到过东留,这些年,厦门知青活动火热又频繁,我得以一次次前往东留。

第一次到东留是2016年的1月,受当年插队东留的孟荣老弟邀请,到了东留,甚至随他进了地处闽赣交界他插队的边远山村中坊。那一天,天气十分的阴冷,接我们进村的小车,经东留镇,在崎岖的山路上爬行,越过一座座的山峰,隐约可见层层云雾笼罩着山峰,人仿佛在云间穿越。大约走了近一小时,才到达中坊。一下车,我的第一感觉是:这个村庄地处深山,四周被群山环绕,植被非常茂盛,是个天然的小山坳,没有其他通往外界的道路,似乎完全与外界隔绝。

山里人十分热情地接待我们,纯天然的农家土特产使我们味蕾大开。我第一次品尝久负盛名的中坊米酒。据说,中坊米酒的用水,完全取之于深山里的甘泉,所以,才如此的香醇诱人。

2017年,策划在武平东留举行知青文学采风之旅。作为厦门知青文化活动组委会负责人,又插队武平东留,陈孟荣理所当然成为活动联络人,我自告奋勇地参与做好这项活动,所以,有了一次又一次的东留之行。615日,,我与孟荣老弟再一次前往东留对接活动事宜,那是一次十分难忘的旅行。当我们登上西行的动车时,已是狂风暴雨,从气象台上得知,龙岩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大水灾。但是使命在身,我们俩毅然地前往。

车到龙岩,一下车站,狂风夹着暴雨扑面而来,我们撑的小雨伞已不管用,冒着暴雨,我们已成了落汤鸡,匆忙地再次登上新联村妇女主任曾水秀为我们联系好的私家车,继续向东留奔去。此时已过午后,不仅饥肠辘辘,连一口水也没能喝上。

到了新联村,我们随便填了下肚皮,又折回东留镇,与早在镇政府等候的镇书记刘湘榕商谈起知青活动的具体事宜。

风还在刮,雨还在下,已近傍晚了,我们又赶往新联,与新联村主任谢云升、村支书罗启元商谈在新联的知青活动事宜。当晚,我们两人在暴雨中夜宿于新联的村部,狂风暴雨不断,村部已停电了,伴着微弱的烛光我们彻底无眠,谈论了一夜。第二天上午,孟荣老弟房东的儿子李育太到新联接我们进了中坊。

经过数次的到东留联系,厦门知青东留文学采风终于在这一年7月28日至30日如期举行,整个活动取得圆满的成功。虽然时值38度的高温,但知青们的积极参与,中坊、新联两村乡亲以及镇领导的大力支持,热情接待,知青们十分快乐,我也很欣慰。

2018年713日,我再次和谢春池、陈孟荣、江为群、谢国添一行到东留,与大明村何益平书记等商谈双方合作进行乡村文化建设的相关事宜,并且参加东留第二届芙蓉李采摘节。

    李是东留镇经济发展的主打产品,近年来,东留镇大规模进行芙蓉李种植,并举行丰富多彩的芙蓉李采摘节活动,吸引了省内外和海内外的来宾。我们沉浸在东留李采摘节热闹气氛里,也为东留乡亲生活日益提升感到自豪。

东留也是厦门知青的第二故乡,今日东留已成了名符其实的花果之乡。春天可以赏李花,夏天可以采摘芙蓉李,秋天可以采摘百香果,冬天可以欣赏富贵籽,多么令人向往啊,难怪我要一次次的往东留跑。

当我们离开东留时,带上的是大明村支书何益平送的芙蓉李,回到家又收到新联妇女主任曾水秀寄来的芙蓉李,几篮清香,浓郁乡情,这一切,尽收入我的心里。

 


注:本文转载自《青春东留住》,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