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文斋:我的高考故事


我的高考故事


        对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出生的人来说,恢复高考的爆炸力和吸引力一点都不会比“老三届”的人弱,尽管初中,高中都是边革命,边生产,边学习,但初中和高中还是学了不少东西,更有条件通过最为公平的高考改变人生。

       我的初中和高中都是在原武平农中,现中山中学度过的。这所乡下中学因有一批学识渊博,人品儒雅且师德高尚的知青老师而闻名乡里。按正常升级,我应该是79年高中毕业,学校为了能帮助更多同学考取大学,挑选一批同学留级并编入重点班,我有幸入选。但80年的高考,因数学和英语实在太差,离专科线差3分而落榜。

      八零年的农村已经分田到户,这对于一个长期超支,吃不饱饭的家庭(九口之家)来说,是久旱逢甘露的史诗性的喜事。整个暑假,我都异常扎实的干农活,也趁父亲高兴时提过想再考一次,父亲一句话不说,抬头看了下天,再拄着锄头把望着脚下的沃土,半天才说拍着锄头把说,还是“七斤半”可靠。望着父亲的后背,我也望一下天,看了一下地,一句话也不敢再说。因为父亲说的在理,因为我自小谙熟各种农活,现在有了水田,只要和父母哥姐一起勤快劳作,家庭经济很快就会翻身。

       就在我把诗书之心收起,准备扛起“七斤半”耕耘责任田时,我们现在常说的人生中的贵人出现了,并且彻底颠覆了我的人生。那是80年八月下旬某日半上午,刚出完早工的一家人正准备早饭,小弟发现后山小路上有两个人,还推着一辆自行车,我一看,竟然是高中英语老师吴国珍老师夫妇,这一看真是惊讶万分,因为已经听同学说,因高考成果突出,老师已调武平一中任教。但无论如何,贵客临门,乡下人还是热情好客,之间的情节,谈话内容大多已忘,但老师随身带来的挂在脖子上的照相机以及给我们全家人照的合照终身不忘。特别是母亲,从来没有照过像,合照之后,吴老师又给母亲照了单人像,这是母亲留给我们的唯一一张照片,仅凭这一点,吴老师对我们家已经是恩重如山。

       好像是吴老师夫妇走后的第四天,晚饭后的父亲突然对我说,既然吴国珍老师都说你可以考大学,你就再读一年吧,不过说好了,就一年,明年不行就回家种田。这一刻,父亲的几句话对已经准备扛一辈子锄头的我,无疑是“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后来才明白,那天吴老师来做客,给父母照像,都是为了找父亲让我去“回炉”,父亲一直没有告诉我吴老师跟他说了什么,94春节前在晋江养正中学吴老师家问过吴老师,老师居然说不记得来过我家。什么是贵人,这就是真正的贵人!

      原来,吴国珍老师调县一中后担任高三文科班班主任,把全县80年高考落榜但成绩尚好的毕业生编入高三文科班。这样就有了我在武平县一中一年的终身不忘的改变人生道路的“回炉”学习生活。81年高考,尽管数学40分,英语40分(按50%计入总分),但凭语文,历史,地理和政治的相对高分,以369.5分,比本科线369分多0.5分的“巨大”优势被江西财经学院录取。从此,有吴老师这个贵人开头,人生中不断遇到贵人,在珠海,还遇到很多真正的贵州之人,贵州人!

   

     图片是吴国珍老师和连月美老师夫妇和本人去年在厦门合影。吴国珍老师就是《论语》,《孟子》及《大学.中庸》的中英文译著的作者者,一个让我和很多人一生敬仰的老师!

微信图片_20190623182805.jpg



作者:轩文斋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6157282fc1ff
來源:简书
简书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注:本文转载自轩文斋,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