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文斋:怀念我的老师——肖玉莲老师


怀念我的老师——肖玉莲老师

轩文斋

微信图片_20190622202456.jpg

        这是一个让我经常想起、经常思念的小学老师,而且,可能是,只能继续永远思念的老师。

        肖玉莲老师,厦门女知青,我小学班主任和语文老师。话说从杨柳陂分班教学点转入阳民小学本部的第一学期,开学的第一天,校长给我们介绍班主任老师时,肖老师的风采和气质让我们这些乡村少年目瞪口呆,那是只有年画和电影里才能看到的漂亮人儿,居然是我们的班主任老师。校长走后,肖老师一开口说话,略带厦门口音的普通话,让我们这些听惯了红秀老师乡村普通话的少年,迷幻一般地望着讲台上年轻漂亮的肖老师,崇拜不已。所有人都聚精会神,无限遐想地听肖老师讲话。有人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从听肖老师的第一堂课开始,我和我的同学们就对语文课充满了兴趣,就喜欢上了讲台上的肖老师。现在想起来都很难想象,那个时代农村小学三年级的课堂,可以做到安宁寂静,整间教室只有肖老师悦耳动听的讲课声。

        肖老师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未,随广大厦门知青来到我的老家的,当时被安置在阳民大队增家塅生产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应该是七一年,随着阳民小学适龄儿童越来越多,师资力量不足时,被大队选拔到小学本部做代课老师。在教我们之前已经有了几年的教学经验,我们都非常喜欢肖老师的语文课,特别是讲每一篇课文之前,她都会讲课文的时代背景和作者的简介,她的讲课通俗易懂,引人入胜,我们就象听故事一样听她讲课。

        印象最深的是,她和红秀老师一样,要求我们背书,并告诉我们,背书是读书最基本的要求,是锻炼记忆力最好的办法。我至今都记得下陂生产队一个同学被点名起来背书,背了开头一段就背不出来,满头大汗的窘迫样子。但肖老师和蔼可亲,很少批评我们,大都以表扬鼓励我们为主。当然,当时我们班集中了全大队的同龄人,也有不爱读书,调皮捣蛋的同学。印象中,汉文岭村一姓危的同学就拿肖老师与知青谈恋爱一事胡说八道,把我们的肖老师气哭了,但她也没有发脾气。

        除教我们学文化外,肖老师给我们留下很深刻记忆的是劳动,那个时候,学校在很远的一条山沟里开垦有水田,老师带领我们种水稻。肖老师干农活的老练程度比我们很多农村孩子都要强。还有一个场景画面,已经成为我记忆的永恒,那是肖老师带领我们全班同学,去一个离大队部很远的叫竹塘里的山沟里砍柴火,面对我们一群在山肚子里长大的少年儿童,她果敢指挥,合理分工,并根据身材和力气大小,布置每一个人都扛回一根或一捆柴火回到学校。

         整个小学时代,我个子都小,但语文成绩好,特别会背书,肖老师很喜欢我,曾经到我家家访。当她看到我母亲身体不好,家庭条件很差,离开时,当作陪她来的洪麟香老师的面对我说,家里越苦,越要好好读书啊。好像是五年级上半年,肖老师曾经给我一筒珍贵挂面,让我带给我母亲吃,当时不懂事,不知道为什么,但母亲拿到面条时,听到是肖老师给的,曾经感动的流下眼泪。现在想起来,这应该是我这么多年会想起肖老师,会思念肖老师的重要原因之一。在当时,挂面真的十分珍贵,是我们乡下人有钱都买不到的东西。

        十一月二十四号,在良德叔叔家过十月节时,叔叔把我和申老师安排在他高中同学一桌,麟香老师也在场。席间,我也择机向他询问肖玉莲老师的情况,他告诉我,应该是粉碎四人帮后,肖老师返回厦门,很多年后曾随部分厦门知青回过武平一次,后来就失去了联系,失去联系的原因和我之前很多年来多次听到的一样,麟香老师也希望不是真的,再三强调只是听说,没有核实。很多年以来,特别是近十年,我曾经无数次地问过可能知道肖老师情况的人,都没有得到确实的消息。

        今天写简书,也是怀着无比思念的心情,如果肖老师大难不死,还在人世,期盼发达的互联网世界,能帮我解开这么多年的思念情结;如果老师真的因为车祸意外,已经不在人世,也期翼这段文字能托付我的思念之情到另外一个世界。不知道肖老师还记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个子瘦小、很会背书的小男孩,一个经常想起你、思念你的小学生。

微信图片_20190622204059.jpg



作者:轩文斋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10d90c3cfa57
來源:简书
简书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注:本文转载自轩文斋,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