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洁成:股票——论商(第165篇)


股票——论商(第165篇)

文/刘洁成


        许多人对我说,你有精准预测市场的本事,如果去做股票一定大赚,这当然是说笑,而且我不碰股票。人家是“股痴”,我是“股白痴”,一字之差去之千里。我这辈子只做商品(实物)交易,基本了解市场价格的上下规律。股票不同,你看清楚了都没用。

        炒股专家们的英明预判永远断送在调控政策的脚下。我曾经说过:西方国家是经济政治,中国是政治经济——譬如西方国家因为顾及财阀集团的利益,可能调整本国的政治走向;而中国则正好相反,可能会为了政治原因,而影响到经济的规律。我把这套“谬论”展开以后,曾经在一些相关贸易课程培训班上演讲,还赢来一阵阵掌声。一位即将退休的副部长晃着我的双手说:小刘啊,你说的对极了……

        有人希望国人不要把钱拿去储蓄或进入股市,应该把更多的钱拿去做消费,这样才有利于拉动内需和经济增长。所以,假如有一个市场,多数的平头百姓、包括退休和下岗的群体都能在这当中获利,而且躺着都能赚到钱,这个市场很快就会崩盘——股市便是!

        因全民炒股,有朋友聚会,当中就必有几位资深股民,这时,最怕有谁侃起股票的话题,这一聊下来就不会停,而且会有相反的看法——有争议的事情就不保险,有风险的玩艺儿咱不玩,所以我不做股票。

        我有位朋友是色盲,看红绿颠倒。他开车时见绿灯就停,见红灯就向前灰奔,警察见了没半毛意见。刚开始做股票他忘了这茬,在证券大厅看股票,屏幕上是绿油油一片,股民肝肠寸断,唯独他就笑的很开心,旁人当他是神经病。

        早前,银行打来几次电话,他们问我为何把钱做储蓄,而不做理财。听说我没时间而且神经很大条,他们说俺这个性适合买基金,我说好吧。于是由着营业厅经理做主,买了一堆各种各样的基金。后来有了网上银行,凡有人排队和有房子的银行都不去了。

        起初,闲暇时会偶尔看看基金涨了没,发现这东西竟然“飕飕”往上窜,后来1块钱变成了2块至4块多。一开始咱吓了一跳,再后来每瞧一次净值就偷偷地乐一回,不劳动都可以致富,是真的吗?后来觉得好像也没什么,就没再理它。这是2007年的事。这叫无心插柳柳成荫。

        一年多以后,股市掉落谷底,从此萎靡不振,我听说了赶紧打开一看,我的所有基金全都死光,甚至实现负增长。煮熟的鸭子飞了。

        听完我这一番痛不欲生的诉说,一年多没见到我的银行女经理耸耸双肩,摊开双手,这是法国式招牌动作,它代表遗憾!


080725161023


注:本文转载自刘洁成,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