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振生:我与闽南方言的过往今昔


我与闽南方言的过往今昔


小时候住在开元路二王街。听惯了小贩的叫卖声和邻里间的家长里短,看惯了五花八门的闽南习俗,穿行在隐于街巷的庙宇道观,结缘于讲古场,听林雪绥、柯老先生用流利的厦门话讲叙中国历朝历代的章回小说——《封神演义》《东周列国志》《楚汉相争》《三国演义》《说唐》《西游记》《薛仁贵征东》《水浒传》《说岳全传》《大明英烈传》《射雕英雄传》《七剑下天山》……日子就这样平静而过。

然而,社会及家庭的变故,让我对闽南文化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震撼和敬畏。“文革”期间造反派武斗,一些无辜死难的红卫兵遗骸一度埋在安业民烈士墓前两侧的草坪中。突然,有一天 “烈士”的家长们不约而同地收到来自冥界的“求助快信”:原来他们这些花季少年少女不在死亡簿上,因此无法"就地"安排、安置、享受冥界的待遇,他们只好到处流浪,忍饥挨饿,乞讨为生,挨冷受冻。收到“信息”的家长们无不想方设法,请来一些“牵亡”、“跺铜”、“师公”等道家术士释疑解惑。并通过这些中介人与“神祗”沟通,让“烈士们”用厦门话“现身”诉说自己的悲惨遭遇。而“烈士”的家属们不畏当政戒律,“冒天下之大不韪”上演了一剧“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我从天落”的惨痛祭奠。事后,“烈士”的骨殖被迁往鼓浪屿(如今的毓园)。

这情景在我的知青岁月中也经历过。1969年的中秋节,我和纪华丰同学在房东的三楼居然与一个身材窈窕、一身缟衣、长发飘飘、凝望圆月,如诉衷肠的女子不期而遇。那一刻,骤感冷气阴森,心跳加快,毛孔大开,仿佛有种神秘的吸引力将我裹住。我不由失声惊叫,奋力挣扎,脚步如兔,从三楼楼道跳至二楼再到一楼……饭后,华丰同学叫我不要声张,说:见怪不怪,其怪自坏。随后他向房东要来一张红纸和一把杀鸡鸭的小尖刀。回房时,我俩心惊胆跳地四面张望,但那女子已不见踪影了。进屋后,华丰将红纸贴在门后并用那把尖刀往纸上一插,但见华丰口中唸唸有词。那一夜我们不敢灭灯(煤油灯),战战兢兢地过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我们来到供销社代销店,买了一张主席像和红色的语录图及一包水仙牌香烟。(当年是买不到香烛、金银纸之类祭品)临近中午12点,我和华丰二人在“事发”现场摆上糖果、饼干、巴浪鱼干,点上三支香烟并虔诚地俯伏在楼板上,用普通话和厦门话诉说内心的苦衷:我们是厦门知青,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来到贵地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初来乍到 (才到14) ,不期遇见尊容,愿君体谅我等外乡人的苦楚和无奈,万望高抬贵手,冒犯之处请谅解。随后我俩用两个五分钱的“银角啊”来掷茭,结果“卜到一个好杯”。过后,我们将主席像和红彤彤的语录图张贴在门外屋内,再将小尖刀归还房东。此后七年间,大家和睦相处,直到华丰同学补员返城,而我调往大队林场住在知青楼。1997年,我首次返回生产队,想看看当年的老屋。村民们都说:你走后没几年,这幢房闹鬼了,死过人啦。啊!原来是房东招赘的儿子。悲哉!2004年我再次返乡,那“鬼屋”已轰然倒塌成为废墟。

上述情况在我家中也遭遇过。1974年和1978年,我家小妹因留城原因患上精神分裂症,而后父亲也患上癌症。邻居都说我家“劳翔”有“坏咪”。母亲到处求神问卦,家中帖满符咒经文。那年头请神问佛谈何容易?母亲为了家庭平安、病者康复还是费尽心思,请来“大师”驱除邪异。但父亲还是走了,小妹的病也不见好转。三十年后,老宅翻修,居然现出一具骷髅。后来母亲皈依基督教。原本一字不识的“青暝牛”,在圣灵的感动下,居然会用厦门话宣讲圣诗故事,用厦门话吟唱闽南圣诗。此事在她老家一时成为佳话。而我那87岁患有阿尔茨海默症的岳母,每每听到厦门卫视《看戏》栏目中的歌仔戏也会随歌而唱。多么奇妙的闽南语。

而我能在工作中走上更宽更广的平台,发挥自己的才智,也是得益于闽南语。当年盛行政治学习,许多老职工听不大懂普通话,只能用厦门方言宣讲。时值老班长调离,新班长上任。虽然新班长属老三届知青,又是全班组唯一的共青团员,但用厦门话宣讲,却力不从心、词不达意,而且经常断档改为普通话表达。这情景常让一些有文化的老职工嘘笑。班长也为这事烦恼着,而其他知青出身的员工也束手无策。最后,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落在我身上。还好,凭着当年“讲古场”学到的一点功底,居然应对自如,搏得大家特别是老职工的赞许和认可。后来,连每月一次的政治学习汇报和总结都让我这个非党团人士、国企借用人员来担当。

2006年,我被集团公司调往禾祥西美食城、万寿北农贸市场,我的厦门话再次成为工作的重要助手。由于经营者分别来自省内外各地,一些食品安全和消防安全的宣传需用双语,特别是闽南语。当年我已属老职工了,但部门中青年人能熟练运用闽南语宣讲政府的条文规定者已属凤毛麟爪了。本想“不惹事”不“出头露面”的我,再次被人“出卖”。部门领导(厦门人)如获至宝。于是,我只好重操旧业、披挂上阵。2011年退休前,在集团公司征集的新年度培训计划建议时,我提议:应把员工特别是新员工的闽南语培训列入计划中。因为集团公司的主要工作是为“三农”服务,而“三农”工作是面向农村,学习和用好闽南语是重中之重。

我与闽南方言的过往今昔,印证了闽南语绝对是上达天庭下至灵界的通用语言。闽南话做为地球55种主要语言之一,被录制在1977年发射的宇宙飞船“旅行者”号镀金唱片上,到广漠无垠的星河中寻觅知音,在浩瀚的太空中,一颗编号“178151”的小行星被命名为“Kulangsu”(即闽南话“鼓浪屿”)。身为闽南人,骄傲吧?骄傲!

随着国家“一带一路”的经贸往来和文化交流的拓展,闽南文化更是引起东南亚国家及台湾地区华侨华人的关心和关注。2019119日菲利宾首富、SM集团创始人施至成去世,享年94岁。“这位华商领袖非常谦逊和蔼,与人交谈时乡音不改,还说着一口流利的闽南话……他还把学闽南话写进家训中。”海外华侨能夠不忘故土家园、牢记乡音乡愁、回报祖国。吾辈更当如斯、亦当秉承和守护。

如今,保护和传承闽南文化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重视。厦门闽南方言沙龙、厦门知青及社会各界有识之士共同致力弘扬、守护、传承这一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魂宝的活动也得到主流媒体的关注、肯定和报道。作为闽南方言沙龙的忠实“铁粉”,我更见证了各位老师戳力同心共同推动闽南文化走向复兴所付出的努力和回报。

愿闽南文化生生不息,充满繁荣发展的活力。愿厦门闽南方言沙龙:百尺竿头,更上层楼。因为“我们都在努力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二O一九年新年贺词)。

“闽南韵味浓——喜迎2019新年文艺演出”观后感。

 

陈振生

2019121

01.jpg


02.jpg


03.jpg


04.jpg


05.jpg

注:本文转载自陈振生,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