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山高水长》作品选登】桥头偶遇陌生人--邱博学


桥头偶遇陌生人

 

邱博学

 

在众多知青中,我是幸运的,因为,我没想到在插队的乡村我遇到了改变我一生命运的贵人。

19717月底的一个清晨,我仍旧早早地起了床。那天正好是我22岁的生日,虽然没有生日大餐的期待,但至少得给自己一份好心情。和往常一样,我挑起一担水桶,带上锄头和小砍刀,哼着小曲,走出知青点的大门。

我们的知青点坐落在公路边的一个小山岗上,与当时的公社机关所在地仅隔着一条小溪。它是一座典型的客家土楼,坐北朝南,分前后两座,前座有一间厢房、一间厨房和一个大厅及天井。后座则是上下各有四个房间的两层楼房,这座被称为“枫林寨”的客家土楼,住着我们十四个厦门知青。入住后,我们自己动手盖起了厕所和洗澡房,还用毛竹从山上引来“自来水”,成了远近闻名风景优美且设施齐全的知青楼。

我顺着门口的小路走下了小山岗,横穿公路来到了木桥边的一块小菜地。这座木桥有两米来宽、十余米长,坐落于溪口墟场的出入口处。我们的菜地就是利用桥头边的一个小斜坡垒石填土整出来的,有三四畦,每畦三米长。在菜地的四周打上木桩,用毛竹编成密密的篱笆,防止牛猪鸡鸭来侵吞我们的劳动果实。此刻,我的心情不错,放下水桶,我先用锄头和小砍刀将被猪拱斜的篱笆加固修整好,再下到溪边挑上几担水,把菜地浇个湿透。我忙了一阵,歇下时,抬头看见桥头栏杆边依着一个陌生人,悠闲地看着我干活。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在我22岁生日的这个早晨,这个陌生人,竟然给我带来好运气。

这个陌生人穿着整洁,有着北方人的个头,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面容慈善。能看得出他是个外来的干部,而我从未见过他。当时听说龙岩地区有人来招工,对象是上杭本地的知青,溪口公社有九个名额,已经招妥了。此陌生人那模样在我看来像是来招工的干部,他大概是吃完早饭,闲来无事出来散散步的吧。那陌生人见我活儿忙完了,就随意地和我闲聊起来。他问我是不是知青,来这里多久了,还问了一些知青的生活状况。我觉得这个人挺和气的,也很有礼貌地和他攀谈起来,一一作答。他既没有问我的姓名,我也没有问他是否是来招工的,心想,反正这次招工又没有厦门知青的份。与他闲聊了一阵后,我就回枫林寨吃早饭出工去了。

第二天清早,我又到桥边干活,此时,公社四面办的一位干部来找我:“你上午不要去出工,到公社来一趟。”我好奇地问“什么事?”“你来了就知道。”他卖了个关子。我答道:“好,好!”心里却犯嘀咕,会有什么事呢?不可能是招工吧?!知青调动,都必须从生产队大队一级级推荐筛选,还没听说公社直接来调人的,而且也没听说有新的招工指标下来。我未再多猜思,赶紧回去,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直奔公社。一进办公室就见到昨天和我在桥头聊天的那个陌生人,心里有些明白,该是招工的事。他告诉我省里在筹建一个较大规模的耐火材料厂,他这次来招工,本来是以本地知青为招工对象,因有一位知青体检不合格,所以,还要补上一名。他简略地说明一下情况,问我愿不愿意去那个厂。“愿意!愿意!”只要有工作,到哪里我都愿意!那时的知青谁能挑三捡四的?我未作考虑,一口应承下来;陌生人露出了笑容。

生日那天,桥头的偶遇,竟然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几十年过去了,我不曾忘却那个陌生人,我从心底里感激他,我把他当成一生的恩人。

 

选自《双髻山下两相望》(中国文化出版社2014年)

[邱博学,1969年插队上杭县五星公社(溪口)]

注:本文转载自集大印刷厂,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