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琼华文集《魂牵梦绕的地方》序二


前环4.jpg

序二:爱,总是让人魂牵梦绕

郑炯垣


庄琼华姐妹走了,如同一个平凡人的离开,静静悄悄,并没有什么大的社会反响。然而,在所有认识她的人群圈子中,却有久久难以平静的伤惜和悼念。远望,她逝去的背影,是留给大家的美好印象,众多亲友有口皆碑的称赞和敬重,是对她最好的评价,而且历久弥珍。她实在又不平凡!

我与琼华认识,始自知青文学沙龙的活动,继而是在《厦门红十字》编辑部,偶有些私聊,也因同住鼓浪屿,在回家同行的路上。虽是一些平平淡淡的交往,却总有深深切切的印象。她“讷于言,敏于行”,凡她所从事的,即使琐碎,也总是一丝不拘,有条不絮。她娴静庄重,不拘言笑,却令人从心底里感到有一种真诚的温和亲切。她是老三届,我是老知青,我年长于她,却总觉得她有大姐的模样;她温文尔雅,在她面前我总觉得自己是那么粗鄙鲁莽。我不知她的身世沧桑,也不知她蹉跎岁月中历经的艰难,但总觉得她有一种忍耐坚持过后的澄明与宁静,有如骤雨后的云淡风轻。她在市红十字会从事志愿者工作,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热心诚恳,总用一股“忘记背后,努力前面”的精神投入。“大美无言”,人格的力量毋须张扬,总会于默默之中令人感动,令人肃然起敬。她就是这样的人。

及至忽闻春池兄《哭琼华》的悲声,方知她的噩耗,一时难以相信,似乎好人不该这样早去。之前,只知道她为照顾卧病的老伴,奔忙操劳,殚精竭虑。却不知她把自己也拖出病来却一直隐忍着,以致错失了最佳的治疗时间。在她初出院之后的一次沙龙活动中,我探问她的身体近况如何,她依然以很平静的口气说没有问题了。从来真诚的她,唯独对自己的病情没有说真话,如此克已待人而疏忽了自己。我不能赞同她的做法,却不能不对她爱的精神肃然起敬。

在福泽园追思会上,哀乐低回。我瞻望她娴雅静淑的遗容,仍难以置信:鲜活生动如她,难道就此无声无息,一去不返?一时心恸,不禁悲从中来,热泪盈眶。这既有对自己未能在最终时日前往一别的疚意,更有对渺小生命长逝的伤叹。常闻人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又说“死去元知万事空”。这本也是实而不虚,却又令人迷茫怀疑。若果如此,人的一生经历、人的追求和努力,难道就是一场没有价值的游戏?毕竟能够呼咤风云、撬动历史的大人物只是凤毛麟角,更多的却是芸芸众生的个体生命,而他们才真正是历史大舞台的根基。我不能相信,这些生命中的高贵和美好,即使那么微不足道,即使只给人间添加那么一丝丝的温暖,难道就这样如尘埃落地,随风而逝!

就在琼华逝世不到数月之时,很欣慰地得知,在春池的倡议与策划下,将为琼华姐妹编纂纪念文集。此举立马得到琼华生前从事活动的市红十字会同仁与知青沙龙团体成员及她诸位亲友的热情响应。为达官贵人、为名家硕士、为英豪劳模编书立传是司空见惯的事,为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编纂文集却不寻常。这恐怕也是琼华所始料不到的。我想,要是她生前知道,一定会谦虚诚恳地摇着手说不必要。然而,我们要让她放心,她无愧我们的纪念。生命本是平等,人无贵贱也无卑微与显要之分,有的只是人品优劣与高低之别。一个人的奉献虽有大小,但重在他(她)心力付出的轻重。从这点来说,她配得上我们永远的纪念,从而也赋予了这部平凡文集以不无非凡的意义。

文集主要收集了琼华从事《厦门红十字》编辑工作十年间所写的随笔散文,以及她对知青岁月的回忆文章。文如其人,虽质朴无华,却格调自高,读来真挚亲切。这是一部爱的文集,贯穿着爱的主题。在书中,我们可以看到她对红十字精神的认知和实践,从而能以博大的胸襟展示了更为深沉的家国情怀与人道之爱。即使是写上山下乡的文章,她也大体跳出了怨与悔的阴影,更多地浇灌着对乡土大地的眷恋与热爱,从而让有限的生命有了更上层楼的高度升华,所有这一切以及同仁亲友们对她的挚爱和怀念,无不点点滴滴勾画出她的人生轨迹。依然如闻其声,如见其人,籍以让一段历史的记忆保存,以抵抗人性善于遗忘的弱点软肋。这个轨迹虽然渺小短暂,稍纵即逝,却是历史组成不可或缺的一个链条。夕阳西落,晓日东出,爱的长河永不止息,它是由无数的水滴水珠组成。至于这水滴水珠从这里流向哪里,自可不必在意。我想,这应也是琼华文集的又一个意义,它记录了这样的一滴晶莹水珠,它来过,它流过,它存在过。它的生命就在这条长河上。

琼华有篇文章写到,她下乡在武平一个叫古墓湖的小山村,传说中太平军曾在古湖底下埋藏了金银财宝。无疑这是一个让人“魂牵梦绕”的地方。我猜想,这里一定不乏有寻宝的后人来到。但比之金银财宝更可珍贵的是爱。一代过去,一代又来,我且相信为爱而来的人,也一定会在这本书里找到珍宝……

爱,总是让人魂牵梦绕!


2019年12月13日凌晨


注:本文转载自集大印刷厂,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